钟山东麓,江山时代的金陵之眼
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0日 文章出自:中国国家地理网

标签: 资讯   

依长江滚滚烟涛,古都南京的城市脉络历经演进,轴线也渐次东移,直指钟山一线。

江山气象 钟山是南京的龙脉之首

中国城市的历史,总是伴随着山川居游的轨迹,秦汉的苑囿时代,飞禽走兽,上林御宿;唐宋的泉湖时代,骊山华清,西湖汴州;明清的庄园时代,钟山毓秀,三山五园,近代的山海时代,庐山烟雨,滨海渔歌。

南京城北侧,紫金山上绿树浓荫在金秋时节绽放出缤纷热烈的色彩。

无论如何变迁,总有一座名山麓湾,环抱成山居的岁月,北京城古老的中轴与北延的奥运,始终归心于西山林泉和颐和园的福山寿海,杭州城千年御街的风华,典藏于钱塘之江和西子湖畔,上海滩的流光溢彩,在佘山的山水之间诠释着国际化的生活理念。

杭州现代城市的生长,是西湖曼妙的延伸。
陆家嘴高楼蓬勃涌起,勾勒出上海最鲜明的城市天际线。

在南京,钟山集王者贵气、山川灵气和人文雅气于一体,是南京龙脉之首,宛若龙头腾飞如云,穿过灵山之脉,连接着栖霞山的佛教梵音。

钟山又名紫金山,源自山石五彩和紫气东来,被称为天造地设之所,若天上紫薇星降临。仰望山顶,心灵祈愿紫金的吉祥,回望金陵,一生行愿世间的繁华。在钟山麓湾之间,千年古都回到林泉高致的逸境,如濠梁的鱼之乐,游弋在新的场域。

紫金山天文台,明澈的夜空中星轨绚烂。 摄影/吴疆

钟山自古人杰地灵,明朝开国文臣之首宋濂,将钟山与衡山、庐山、茅山并列,定为历代帝王祭祀山川的“四大江南名山”,明代开国功臣和风水大师刘伯温称之为“天梯”,连接着昆仑的登天之柱,“唯有金陵称胜概,高祖下作上天梯”。

早在东汉末年,钟山紫霞洞便是道家的修炼场所,被列为第三十一洞天。南朝时期更是禅风极盛,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。

飞檐上挑 禅意悠然 摄影/姜明灯 齐生喜

在中国古老的图腾崇拜中,太阳每年都一个生命的周期,钟山所处的南京东北方位属于八卦的艮位,太阳从春日初生,经历夏日端阳,秋日冷暖,潜入到北方坎位的水下,孕育生命的轮回,等到来年从蓝色水中冉冉升起,红色与蓝色,幻化为紫气升腾,翻越过东北方位的艮岳,昭示着生命最蓬勃的紫东祥瑞。

紫金山之上茶园青青,绿意盎然。 摄影/姜明灯 齐生喜

钟山东麓  “狮象拱卫”山水生态秘境

如果说南京古城是人人之系的记忆,栖霞山是天人合一的仙界,钟山东麓的灵山和大浦塘,则是连接两山之间的人居福地和生态花园。

栖霞古寺,黄叶缤纷

这里山水一色,负阴抱阳,分列两侧的象山和狮山,天然形成中国地理文化最吉祥的“狮象把门”格局。

“狮”是文殊菩萨的坐骑,代表智慧,释迦牟尼诞辰时的声音和佛教传法,都称为“狮子吼”,狮子的威严霸气和智慧超人,成为中国民居的护佑神兽,“狮”同“世”,九狮(世)同居,富贵同堂。

钟山风景区林荫道上的时光之韵

“象”是普贤的坐骑,代表行愿合一,光明圆满,大象是最威猛又最温顺的动物,六牙白象伴随着佛祖诞辰,步步生莲,中国文化历来“象”与“相”同意,象山之下,必然“挂榜拜相”,大浦塘天然的狮山和象山,似乎浓缩了中国佛教名山的格局,五台山的文殊狮子与峨眉山的普贤大象,一北一南,列峙华夏,南京的禅,意在此中,南京的吉,藏于此地。

山林石像中的生活画卷·明孝陵

钟山的生态之珍,始于南朝的“官林”,为官一任,造林一方。南朝文学家沈约在钟山造园,一首《郊居赋》,彩林如画境:“晚树开花,初英落蕊。或异林而分丹青,乍因风而杂红紫。” 孙中山也将生态环境看作民国建都的重要资源条件:“南京作为中国古都,其位置乃在美善之地区,其地有高山,有深水,有平原,此三种天工,钟毓一处,在世界大都市之中诚难觅如此佳境也”,如今网红的标志性澳门星际游戏“美玲宫项链”,是延续千年的生态肌理,倾城之观,观者倾城。

深秋时节,层林尽染,美龄宫犹如金色项链上镶嵌的绿宝石

钟山东麓大浦塘的生态系统完善,江南湿地间隔亚热带次生林草、稻田围合乡村田园,阔叶林群落以化香林、合欢林、构树林、朴树林为树冠林秀,辅以灌木草丛的野趣之美,陆域植物(119种,59科)、水生植物(8种8科)、鸟类(6目9科11种)共同构成郊野湖滨的生物多样性乐园。

狮山上林木葱郁、生机勃勃 摄影/姜明灯 齐生喜

在大浦塘,夏夜常见萤火虫飞舞在水面林间,有端黑萤、黄脉翅萤、条背萤、胸窗萤、雷氏萤、天目山雌光萤等多个种类。因对土壤、水、空气质量都有近乎苛刻的要求,萤火虫因此成为检验环境质量的重要指示性物种,萤火虫的发现印证了这里生态环境的优越。

夏夜,萤火虫飞舞,如梦如幻。

点点流萤飞舞,尽显自然之美,梦幻之境,彷佛是梭罗笔下的自然呼唤,是理想家园的天匠之美,是充满人性的“爱的共同体”。

诗画山居  钟山流传一脉生活美学

正是因为这生态的灵气,孕育了钟山“中国人文第一山”的美名,文人择居山麓,诗画山水,一半在居住,一半在悠游。南朝时期的东山园、博望苑、春涧、青林苑、东田小苑、沈约郊园、张缵园、朱异园等,宋元时期的半山园、东园、江东精舍等,开启了江南园林的先河。

水光山色 江南风韵

王安石在半山园的日子,以诗文诠释着宋代的生活美学——

雅舍可居,“涧水无声绕竹流,竹西花草弄春柔。茅檐相对坐终日,一鸟不鸣山更幽”。

山间可游,“随月出山去,寻云相伴归。春晨花上露,芳气着人衣”。

山色可望,“终日看山不厌山,买山终待老山间。山花落尽山长在,山水空流山自闲”。

心枝可栖,“投老归来供奉班,尘埃无复见钟山。何须更待黄粱熟,始觉人间是梦间”。
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
       

钟山东麓的灵山,

如椽巨笔,画龙点睛,落笔之处,烟霞满纸,

大浦塘则犹如金陵之眼,

穿越吴楚生辉、六朝熏风,

与南唐遗韵、大明王气,

见证着未来南京城脉的大象无形和气象万千。

撰文 / 李小波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